龙龙龙电玩现金游戏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南县文化>湖西文艺

所有的木头此刻醒来 益阳 刘喜良

2019年05月29日 浏览量:102 来源: 本站原创 作者:

所有的木头此刻醒来

这就是天意!

在人类暝想之间,所有的木头像春天盛开的花朵,那是与我们匹配的高尚灵魂,在这方山水间次递醒来。

白云悠悠,苍狗缈缈。成千上万年打一个盹,醒来的木头,你蜕变在时光的隧道里。没有繁枝、茂叶与皲裂皮肤的装饰,木质的胴体,直抒心意。

从一棵树造化为灵性的木头,我震撼于你自由的表达。或为偶像,或为虫鱼,或为虎豹龙蛇,或为风花雪月,或为悠悠驼铃诠释世世代代生生不息的永恒法则……

木头一旦醒来,气场如此宏大,意象张扬。我知道,这是一棵树涅槃的代价。离开曾经的繁华之后,醒来的木头,你才会企及人类的高度,包容天地万物。

我徜徉在这些醒来的木头之间。我试图赌注上整个人生苦旅,与这些阵列的木头为伍。但是我做不到,我是凡人,我抛不开尘世的牵牵挂挂。

那就写下我的赞美辞吧:像雕琢这些高贵的木头一样,我们学会雕琢人生。

聆听一棵树的参天往事

这人世间充满了喧嚣。

我能够在这里,在喧嚣之外,聆听到一棵树的参天往事。

树和木头,远隔一个轮回,一如天涯。我和木头之间,咫尺之间心灵通达。天意的木头,总是以不同的姿式,向我娓娓道来往昔韶华。

同样依赖于大地,树以更亲密的姿态拥抱泥土。树根穿越磐石与黑暗,在土地深处,每一寸根须,都历经磨难。树干垂直于星空,树枝指引了远方,树叶年复一年睁大眼睛,观桑田沧海,读风云变幻。

一棵树,如果不狱炼为木头,如果不剖析它的内心,我们就不会知道,那些环绕于身体里的年轮,是时间与苦难的皱纹。

一棵树,如果舍弃枝桠、树叶和表皮,舍弃绿荫华盖,舍弃巍巍山岗,舍弃莽莽森林,舍弃风笛、鸟语和天空,它就是一段纯朴的木头。

如果一段木头能够与人类对话,它就是天意的木头,饱含灵性。

?

驻在木身里的灵魂

你们,都来吧!

所有驻在木身里的灵魂,你们收到春天的请柬了吧:秉承天意,前来木国。

你们都要来赴约这场盛会。

穿越时空而来。那些雄霸远古的恐龙,那些兽类之王,那些标本于传说或者史册里的硕大生灵们,你们一定要越过丛林而来,为这些醒来的木头,带来前世的气息。

跟随神话而来。那些补天射日的英雄,那些固化于典籍里的神灵,我闻到你们金丝楠木身体的芬芳了。

打开史册而来。从长安城门出发,从波斯帝国策马而行,横贯八千里汉唐明月,带上酒、宝剑,带上丝绸、美人和乐舞;或者从清明上河图的码头上船,顺着历史长河而来,木国已经为你们准备了盛大的礼仪。

驻在木身里的灵魂,值得怀念和尊敬。安睡在木头里的先辈们,以及刻在木牌神位上的亲人们,你们也来吧,我想看看你们像灵木一样重生的面容。

?

来自树根部的无限猜想

树的根部,是更有思想的木头。

你是根,是树向天空展示生命的支撑。

你当然向往阳光,向往自由的空气。但命运决定你必须在黑暗中孤独摸索。

当树确立下活着的念头,你就必须开始忙碌。

地层里,有你想像不到的黑暗。你就曲生在令人窒息的地方。你的使命只有一个,那就是延伸,延伸,让生命扩张。黑暗让你忽略自己的存在,在不为人知的地下,你只知道自己是根,代表一棵树隐蔽的部分。

在最艰难的时候,你不曾埋怨命运。生长的基因存在自己的血脉里,你让生命证明来自根部的梦想。

在地层深处,根常常和它的兄弟们相聚,握手,拥抱。

很多年以后,树会枯萎,但根依然乐观,豁达;回归木国,即使干枯,根拥抱土地的姿势,从不轻易改变。

?

木国王者的荣耀

在这里,在钢铁和创意构架的宫殿里,木头是当然的王者。

这些木头最大的荣耀,是对灵魂温情的孵化与凝固。

木头重新孵化了远古。走进童话木国,时光倒流,大地定格,遥远的生命被木头顷刻之间凝固。行走在曾经弱肉强食的丛林间,你听不到强者的嘶吼和弱者的哀鸣。所有的动物悠闲,憨态,平和,这是灵性的木头打磨了兽性。

木头孵化了历史的一个个细节。曾经诞生于时光里的那些耀眼瞬间,被这些木头捕捉、孵化与定格。先哲们睿智的目光,古刹禅意,阵列罗汉,远寺钟声,风雅诗韵……木头尽纳入怀,精心孕育。

一截纯朴的木头,孵化王侯将相,孵化山川江河,孵化田园农耕,孵化劳而无功莽莽乾坤。

在这里,木头遵循天意,孵化木国,也孵化属于王者的荣耀!

还有多少神奇可以瞩木

在这里,最好的交流方式,是与每一尊木雕默默对视,然后扇动思想的翅膀。

伫立在属于自己的生肖木雕下,我像一只竖起耳朵的兔子,聆听木国里天籁般的乐音。

游走于远古丛林,我渐渐被一只只神兽同化。或许,我曾经就是它们中的一员,因为我丝毫感受不到野性的惊恐,只有灵魂与灵魂的触摸,像久别重逢的亲人。

我又重回了历史的深巷。这些从木头里生长的文字,诗歌,这些簇拥在木头里的先贤、文朋,这些穿行于我左右的驼队、商贾,我的往世一定来过这里,此刻的对视,就是约会今生。

我将高贵、庄重、神圣的木鼎一一膜拜;我的目光,沿着八骏奔跑的方向穿行;我在巨大的雄鹰屏风前张开手臂;我在丝路络绎不绝的人群中寻找自己的面孔……

在这里,有多少瞑瞑天意未曾破译,就有多少神奇可以瞩木!

在这里,木可以恣意表白

一支硕大的玫瑰,在一段坚硬的木头里热烈开放。我听见芬芳的语言了,这是远古森林敞开了胸襟。

杜甫手握酒盅,目光直抵苍穹。诗情从木像里迸发,我听见大唐吟哦的回声。

后羿的利箭,搭在了满弓之上。只要木头发出“嗖”的声响,你就会看见碧血残阳,看见人民叩首欢呼,大地重回吉祥。

庄子对天放歌,如瀑的根须,化为浩浩荡荡的思想。

利剑,马车,仆佣;城堡,祥云,工匠……艺术、法典与贵贱都被木头一一具像;明月,花朵,道义;粮食,果蔬,爱情……这些发自心灵的情感,以及生命的营养,都在木头的掌控之中。

木纳无言,于无声处,却雷霆万钧。每一件木头雕刻,都凝固了万语千言,对视之间,向你倾诉!

可以恣意为你表白的木头,就是亲人。

?

我想带一尊木偶回家

你说,会购一只暗香千年的檀木箱子回家,为女儿珍藏永久醇香的爱情。

他说,想从来自热带丛林的木身里,取出一圈木珠戴在手腕,让远古的林海涛声,陪伴自己热血奔腾的脉搏。

我想说,真想带一尊木偶回家。木偶一定是某棵树的灵魂,像我的爱人,温柔,端庄,善解人意。

这尊木偶,当然会有一双灵性的眼睛,洞察天下。每日只须一瞥,就可以清扫我蒙尘的心境。

如果带一尊木偶回家,我就会常常回味起在木国的那些时光,我的那些被木同化了的思想,精致,成熟,不轻易表露,却向诗意的远方飞扬。

带一尊木偶回家,我就是天意木国永久的亲人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我的诗歌为每一块高尚的木头吟唱!

  • 责任编辑:秦 俊
  • 审  稿:李 辉
  • 签  发:姚 伟